果博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果博娱乐 > >

这位将军大人满口答应解除婚约但就是不愿意签

来源:果博东方   日期:2018-05-17

第1章 极品渣男

  收到梁景晨的短信的时候,齐菡纱是不想去的,已经分手了还有什么好说的,藕断丝连也不是她的作风。
  又在自己的地办工桌前忙碌了两分钟,始终静不下心,心里有着隐隐的担忧,就怕他万一闹出点什么,这里又是公司,到时候不好收场,虽然这份工作也就这几个钱,但她现在还指望着这点工资混饭吃,至少在找好下家之前,这份工作还暂时不能随便丢了。
  思考了好一会,最后,齐菡纱还是退出了工作页面,躲开正在工作中的诸多同事,如约去了楼梯口。
  而梁景晨已经在里面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梁景晨是齐菡纱的男朋友,准确来说现在已经是前男友了,昨天她发信息提了分手,原因是她发现了梁景晨劈腿。
  昨天下班的时候梁景晨说手上有项目要加班,所以她约了闺蜜一起出来逛街吃饭。晚上准备回家的时候突然就看见了梁景晨,还有他的直属上司吴经理,一个离异的35岁老女人。
  齐菡纱亲眼看见那个老女人侧过头吻在梁景晨嘴上,而他不但没有拒绝,还当场回吻了过去,恶心得齐菡纱差点没当场吐出来。
  好闺蜜橙子当场就想拉着她冲上去,被齐菡纱拦了下来,太特么恶心了,赶紧离开。
  回到家齐菡纱就发了条短信说分手,然后立刻把手机关了。
  梁景晨收到短信的时候还抽不开身,快午夜的时候才回了电话过去,无论打了多少次,得到的都是客服甜美的提示音。今天上班好几次想找齐菡纱单独谈话,都被她躲了过去,只有发信息约了,工作时间齐菡纱要对接客户,不可能关机。
  齐菡纱走进楼道之后把身体隐没在门背后,恋情一直都是在地下进行的,没道理要分手了还要曝光出来。双手抱胸背靠在墙上,不耐烦地斜了对面的梁景晨一眼,“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梁景晨听到齐菡纱粗鲁的语言时皱了皱眉,但当下也管不了那么多,着急得上前就要拉她的手。
  “纱纱!”
  不料却被齐菡纱毫不留情地甩开了,只能诺诺的缩回手。
  “纱纱,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要分手,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
  齐菡纱冷笑一声,戏演得真足。后背在墙上一个反作用力撑起,在梁景晨面前站直了身体。
  “你说呢,昨天晚上你去哪里了不用我提醒你吧?”
  梁景晨刚好一米八,但是齐菡纱有一米七,标准的职场女性打扮,穿了一双七公分的高跟鞋,此刻又高傲地仰着头,气势上生生压了梁景晨一截。
  梁景晨先是被她散发的气场骇了一下,听到她的话更慌了,知道可能是被她发现了,却还是想要争辩。
  “纱纱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昨天晚上只是和吴经理一起去应酬一个客户。”
  “呵,应酬客户,应酬客户能把嘴应酬到一起,那之后呢,是不是还要去宾馆应酬。”齐菡纱上前提起梁景晨的衣领,下面赫然是一个显眼的吻痕,“你该不会告诉我这是蚊子咬的吧?”
  梁景晨伸手捂住脖子上的印记,“纱纱,我这都是为了我们的将来,我想早点晋升加薪,好给你更好的生活。”
  齐菡纱嗤笑,“你是为了赚钱养我是吧,那你怎么不去夜店卖身啊,多发展点客户赚钱更快,这样才能更快地让我过上好日子,啊?”
  说完,齐菡纱就绕过梁景晨想要离开,却被梁景晨抓住肩膀一下子又扯了回来。
  “你不能走。”梁景晨的语气明显有些急切。
  齐菡纱一下子就火了,昨天晚上没有爆发的怒气这一瞬间全部爆发出来,一脚就踢到梁景晨腿上。
  “你算老几啊,老娘想走就走你管的着么,还有,我提醒你,公司明文规定不允许办公室恋情,你小心我哪天一不小心喝多了说漏了嘴,我怕你把这唯一的一个客户也弄丢了。”
  齐菡纱推了两下,但是挡在前面的梁景晨就是不走。
  “你说吧,你想干嘛,只要你不来招惹我,我保证不给你捅出去。”
  梁景晨看着面前的齐菡纱一脸坚决,既然鱼和熊掌不能兼得,那至少也要得一样。咬了咬牙,“你把我之前送你的那些东西折合成人民币还给我。”
  齐菡纱瞬间睁大了眼,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这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样的奇葩男也会被她给遇到。
  想当年,她是立誓不干出一番事业就不谈恋爱的,后来要不是看梁景晨长得好看,又怕以后人老珠黄嫁不出去,不然她也不会答应做他的女朋友。后来她的雄伟大业扑街以后还庆幸了好久,幸亏当初接受了梁景晨。
  谁知道小白脸就是小白脸,找什么女朋友,直接找富婆就成了。至于梁景晨说的还给他,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你送给我了就是我的,凭什么要还给你,再说了,是你自己要送的,我有没拿刀架你脖子上让你送我这样送我那样,还给你,不可能。”
  梁景晨的脑回路显然和一般人不一样,“我送你东西是因为你是我女朋友,既然现在你要分手,那以后我们就没有关系了,我花在你身上的钱自然是要还给我,除非你答应我不分手。”
  梁景晨的本意还是不想分手,齐菡纱算不得什么美若天仙,比较邻家清秀的长相,但是就这么一颗小白菜放在一大群涂满粉底抹着口红的女人中间却显得尤其清新脱俗,最主要是单纯、干净。
  吃了油腻的肥肉之后总想要喝一口青菜汤清一下口,但是交往半年了,梁景晨却还没有尝过,自然是不甘心了。
  齐菡纱简直被他给气笑了,“梁景晨,你有一句话说对了,以后我们就没有任何关系了,你是要去钓富婆还是钓富豪都请随意,分手分定了,东西我也不可能还你,让开。”
  “不行!”
  见对方死都不让,齐菡纱一鼓作气卯足劲儿推了一把,梁景晨被她推得退后了两步,但是相对的,齐菡纱自己也退后了两步,而她的身后是楼梯。
  倒下去的时候,齐菡纱看到梁景晨那张惊恐的脸,还试图伸手来拉她,可是没够到。
  陷入黑暗的前一秒,齐菡纱还想着到时候医药费、精神损失费一定要狠狠坑一把,然后拿了钱就辞职,免得以后再被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