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博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果博娱乐 > >

当春乃发生

来源:果博东方   日期:2018-05-12

第1章 您呼叫的老天爷上线了

  在每个月被痛经折腾得死去活来的时候,花春曾经向上天祈祷,神啊,让她变成个男人吧,这样就不会这么痛苦,还能不穿内衣到处跳,冲着美女吹口哨,站着朝天撒个尿,遇见帅哥随便抱。
  想想都觉得美好啊!
  但是现在,当真变成一个男人,趴在这众目睽睽之下的时候,花春有点慌,因为周围少说有上百个人,齐刷刷地都盯着她的臀部。
  场面有点尴尬,花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上一秒她还在对着电脑屏幕哭得稀里哗啦,大喊“放过丞相大人冲我来”,下一秒,这宫廷之刑就当真冲着她来了。巴掌宽的板子一点没含糊,高高抬起,重重地打在她的屁股上。
  “啊——”
  这比小时候被老爸抡着巴掌扇要痛多了,一板子下来,当即就疼得她大叫了一声,声音之嘹亮,堪比乡下清晨六点的公鸡。
  许是没料到她会这么嚎一嗓子,周围的人都被吓了一跳,接着就有个白胡子老头从旁边扑了出来,跪在她前头不远的地方,朝着台阶一个劲地磕头。
  “皇上,花丞相哪怕言语冒失,所言却是字字铿锵句句忠诚啊!断然没有忤逆之意,还请皇上轻罚!”
  这台词有点耳熟,她好像在哪里听过。
  跟着在白胡子老头之后,两边又有不少人跟下饺子似的跪了出来,齐齐地高呼求情。
  “皇上,花丞相为的是江山社稷,黎民百姓啊!忠言逆耳利于行,请皇上宽恕!”
  “老臣愿意代花丞相受罚,恳请皇上,不要令忠骨寒于这廷杖之下!”
  背后用刑的宫人好像被这场景感动了,板子停在半空,愣是没落下来。
  趁着这个机会,花春费劲巴拉地抬头朝那台阶上看了一眼。
  眼前场景总觉得在哪里看见过,八级玉阶梯,上头是明黄的仪驾,左边站着个美艳的皇妃,右边站着个没胡子的公公,中间站着的皇帝一身五爪龙袍,相貌看不清楚,只感觉身材高大,给人莫名的压迫感。
  看着这么多人跪了出来,他好像冷笑了一声,目光穿过空气,落在她……旁边行刑的宫人身上。
  就这一个眼神,旁边的宫人立马跟充了电一样,板子啪啪啪地就朝她打了下来!那力道那速度,跟砸年糕似的,疼得花春不顾一切地“嗷嗷”叫了起来。
  这是倒的哪门子的霉!她记得自个儿分明是在家里看电视剧的啊,还正看到精彩的地方,暴戾无道的君王要杖责俊朗无双的丞相了,为什么一转眼,挨打的成了她自己?!
  清晰的痛楚提醒着她,这不是在做梦。然而,出身小康家庭,没吃过苦没受过累的花春同学,压根经不起这古代的杖刑,打了还不到二十下,就直接双眼翻白,晕了过去。
  “花丞相!丞相啊!”
  陷入黑暗的时候,她耳边响起的全是几个老头子撕心裂肺的叫喊声。
  花春努力回忆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是这样的,她刚辞职,心情不是很好,闺蜜就给她传了一部电视剧过来,一共9个G,据说是精彩纷呈堪比**……不是,是剧情丰富人物丰满,值得一看。于是她就关在房间里一个人看了起来。
  这片子大概是励志向的,梗概上说就是一个少年丞相,作为花家独子,二十岁进入朝廷,辅佐脾气不太好的皇帝成为一代明君的故事。刚看到第二集,花春就忍不住被片子里那丞相给吸引了。
  说来也奇怪,这电视剧的演员都是生面孔,没有一个明星大腕,但莫名地就让她觉得很喜欢,尤其是那花丞相,相貌太过英俊,又一身禁欲气息,没由来地就让人觉得心疼。
  所以,当那昏君要杖责花丞相的时候,花春忍不住就抱着电脑屏幕大喊了一声:“放开花丞相冲我来!”
  天空一声巨响,老天爷闪亮登场,哗地一道白光从屏幕里出来,她就躺在了这廷杖之下,屁股遭殃了。
  以上就是花春穿越的全部经过。
  宣政殿前,宇文颉看着下头长凳上昏过去的人,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旁边的秦公公偷偷瞧了他几眼,才拱手问:“陛下,还要继续杖责吗?丞相大人已经昏厥了。”
  旁边妖艳的贵妃也抿唇行礼:“陛下,丞相应该也已经知道错了,就暂且饶了他这一回吧?”
  人都已经昏了,再打下去就当真坐实了暴君之名。几个老臣跪在下头老泪纵横,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劝了。
  当今皇帝喜怒无常,实在令他们担忧国之将来。花丞相是朝中少有的敢直言之人了,若是连他都被打得再也不敢说话了,君王将以何明得失?
  “罢了。”睨了下头跪着的一片人,台阶上的帝王终于开口道:“扶丞相回府吧,退朝。”
  众人都大大地松了口气,几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子颤颤巍巍地站起来,自发地过去抬起长凳上的少年丞相,一齐送出宫去。
  花春在梦里听见的,就是许多人的叹息声,接二连三,有起有伏,跟国歌似的。
  吸了吸鼻子,吧唧了一下嘴,她不好奇这些人在担忧什么,就想好生睡个觉。睡醒了之后,屁股肯定就不痛了。
  然而事实证明,人生百事都是有因有果,因为结结实实挨了十几个板子,所以下午的时候,花春还是被疼醒的。
  “嘶——”倒吸一口凉气,她睁开眼,对上的就是一张泪水横流的脸。
  “我儿,你终于醒了!”万流芳捏着手绢,嘤嘤嘤地拉着她的手:“还疼吗?”
  这不废话吗?不疼她能醒?花春扁嘴,看看面前这人的一身古装,又看看这依旧熟悉的房间,忍不住小声问:“我是不是在做梦?”
  万流芳一愣,眼泪流得更凶猛了,扭头就对屋子中间站着的人道:“老爷,我儿都被打得神志不清了,皇上也委实太冤枉人了!”
  花春:“……”
  花老爷叹了口气,清瘦的脸上满是无奈,看着她道:“你该明白,臣以君为天,就算皇上错怪了你,你也不得心有怨怼,明白吗?”
  下意识地点了点头,花春反应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