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博东方

当前位置:首页 > 果博东方 > >

偶得来自仙界的宝物,他获得各种神奇奖励……

来源:果博东方   日期:2018-05-17

第1&2章 冷艳女总裁

  榕城市!
  一辆77路公交车在道路上行驶着,此时是下班高峰,车上挤满了人。
  云剑晨被挤在车门附近角落处,他眼里充满惆怅,他已经好几天没能联系上女友了,车内响起公交车播放声:“排尾车站到了,有下车的乘客请到后门下车。”
  云剑晨到站了,当即挤下车了。
  抬头就看到个装扮相当艳丽的中年美妇,面带冷意走向他。
  她是刘颖,云剑晨女友妈妈,对他向来没有好颜色。
  云剑晨心里一突,不卑不亢说道:“阿姨,你怎么在这?”
  “若不是你死皮赖脸缠着我女儿,我能站在这里等你?”
  刘颖冷冷道。
  “阿姨,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少废话,像你这样穷逼我见多了,我就丽倩这个女儿,以后我们家全部资产都是她的,你图的不就是这个?”
  刘颖直接打断云剑晨解释,眼中露出讥讽之色,冷声道:“云剑晨,你耍的这种套路过时了,即使你想要做我们家上门女婿,也不够格!”
  公交车站那么多人,不少人对着云剑晨指指点点,说他没骨气,想吃软饭之类的。
  众目睽睽之下,刘颖如此羞辱他,这令他怒火中烧,沉声道:“阿姨,我是穷,有几个人没有穷过?我云剑晨就是饿死,也不会拿你们家一分钱,给我点时间,如果我不能出人头地,我会主动离开丽倩。”
  “好,我给你个机会,十一月九号,我会在铭泰大酒店设生日晚宴,希望到时你能够出人头地,否则你给我滚远点。”
  刘颖轻蔑道。
  眼中流露出一抹不屑,走向停在不远处那辆奥迪车,钻进驾驶位,扬长而去。
  云剑晨恨得牙痒痒,双手紧攥着,十指仿佛要掐进肉里般。
  现在都十月十九号了,离十一月九号,也就二十天时间,除非发生奇迹,否则他个公司实习生如何咸鱼翻生?
  回到住处,云剑晨躺在床铺上,脑海中尽是刘颖对他侮辱画面,心中怒火忍不住又上涌了。
  脑袋一转,眼睛就看到放在角落处的背包。
  云剑晨下床,把背包打开了,取出个黑黝黝长方形木盒子。
  这个盒子是他之前钓鱼的时候,无意钓到的,那时他都想打开了,只是刘颖恰好打电话过来约他谈话。
  当时他就把盒子收在背包里,去刘颖那里受了一肚子气。
  回到住处后,也就把这事忘记了。
  云剑晨看着木盒上面绘画着精美图案,看上去有些年头了。
  云剑晨使了点力气竟然打不开木盒,木盒有股不弱的吸力,用尽全身力气把它打开了。
  这竟然是个完整棋盘,有标注开始,也有终点。
  中间有着一块块空格,每个空格都绘画着淡淡的图案,若是不认真看,难以发觉的。
  里面还有个棋子,棋子就放在棋局开始的地方,这棋子晶莹剔透,白润如玉,一看过去就是价值不菲的东西。
  “发了,这东西要是拿去卖,肯定能值不少钱。”
  云剑晨一扫之前不快,心中狂喜不已。
  他的手伸向了白玉般棋子,想拿起来认真看看,指尖刚刚碰到棋子。
  一股极为恐怖的吸力从棋子里猛地传来,云剑晨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被吸进去般。
  那股吸力来得快,去得也快。
  他感到前所未有疲惫,整个人瘫坐在地。
  当云剑晨疲惫松开手,棋子竟然变了,变成人头形象,那张迷你版清秀面孔,不正是他!
  “这……”
  云剑晨瞠目结舌了,这太神奇了,棋子竟然变成他模样了。
  小心翼翼伸出手指轻点了下,豁然,一股信息猛地窜入脑海,许许多多生涩的文字出现在脑海里。
  这些生涩又陌生的文字,他从没见过,却看懂了。
  这股信息所讲诉的就是这棋盘有关信息,这是星罗仙棋,来自仙界!
  星罗仙棋相当于闯关游戏,只有下棋者拥有足够功德点,才能开始游戏,棋子每走一步,下棋者就能得到相应的奖励。
  所谓功德点,就是人做善事的积累点。
  善事做得越多,功德点就多了。
  云剑晨做过不少乐于助人的善事,此时的他有二十个功德点。
  他将信将疑,把棋子向第一个空格推了一步,脑海中当即就响起系统般声音:“下棋成功,消耗五个功德点,余额十五个功德点。”
  与之同时,第一个空格倏然闪过道白光,棋盘上突然出现了个袋子。
  云剑晨忙把它打开,里面有三颗种子,还附带着一张说明书。
  字体还是那种从没见过的,云剑晨阅读起来却没丝毫的障碍,这张说明书内容就是写着,这三颗种子是仙参种子,只要放在土里滴水就能生长了。
  只需半个月时间就可以长大成形了,不仅有极品人参所应有的功效,还可以延年益寿。
  云剑晨看着手中的说明书,心中俽起了惊天骇浪。
  之前,他还有半点疑虑,可接二连三离奇的事发生了,容不得他不相信。
  又想到这事太离谱了,忍不住给自己狠狠抽了个耳光。
  啪了声响,他更感到火辣辣的疼。
  是真的!云剑晨在心中狂喊着,小说中所看到的奇遇竟然被他碰到了。
  也就在这时,他手中所拿的那张说明书竟然化为点点光熠消散了。
  云剑晨怔了下,有些慌了,忙打开那袋子,还好那三颗仙参种子没有消失。
  这仙参可不得了,要是能成功培育出,一株仙参至少能卖几万块。
  云剑晨想着院子里有房东种着盆栽,就下楼刨着些泥土回来。
  返回房间,就把土倒在脸盆里,取出两颗仙参种子,把它们埋在土里,在上面洒点水。
  看了下时间,竟快凌晨一点了,明天还要上班,云剑晨只好忍着继续探索星罗仙棋的冲动,把星罗仙棋收了起来,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云剑晨就被手机闹钟声吵醒了。
  关掉吵得他心烦的闹钟,打了个哈欠,看了下时间,已经早上七点了。
  八点上班,现在时间有些紧了。
  看到了放在床边的书包,倏然就想到星罗仙棋,整个人就来了精神,立即检查了下,星罗仙棋还在里面。
  “不是梦。”
  云剑晨长松了口气,起床快步走到了阳台,之前埋在泥土里的仙参种子竟然冒出丁点的绿芽。
  瞪大了眼睛,又认真看了几眼。
  确认自己没看错,云剑晨心中对它的期待更加强烈了。
  如果这仙参真如说明书说的那样,那这仙参价值可能会远远超出他意料。
  离刘颖生日晚宴还有十九天,再过十四天仙参就能长大成形,如此还有几天时间供他操作。
  云剑晨压抑着心中怒气,沉声道:“刘颖,你个势利眼,我恨不得抽你脸,我倒是要看看,你到时还能说什么?”
  看了下时间,都七点半了,坐公交车上班必然会迟到扣全勤。
  云剑晨当即用手机进入滴滴打车软件,很快,手机屏幕就显示了附近滴滴专车信息。
  这里离公司有十几公里,云剑晨选择了辆白色卡罗拉,这是名四十来岁的女司机。
  给出的资费很便宜,只要三十多块钱。
  云剑晨快速洗漱好就出门了,没多久,专车司机打来电话了。
  声音很好听,听上去年轻不大啊。
  云剑晨心中有些诧异,还是把自己位置说了下,很快,就有辆白色卡罗拉驶入他的视线。
  看了下车牌号,确认无误后,云剑晨就挥手拦了下来。
  快步走了过去,当他目光看向驾驶位之时,整个人呆滞了,这名女司机根本不是软件上所显示的专车司机。
  她长得太漂亮了,标准的瓜子脸,精致的五官如同粉雕玉琢般,很是惊艳动人。
  用蝴蝶结扎成的柔顺马尾辫,更是令她增加几分优雅干练。
  修长而又白皙的双手紧握着方向盘,目光冰冷看着他,如同一座冰山般,拒人于千里之外。
  太正了,这世上竟然有如此美丽的女子,可她也太冷了点。
  “喂,还不上车!”
  一声娇喝,云剑晨回过神,这才注意到副驾驶位上也坐着个靓妹,这靓妹同样年龄不大,看上去比他还要小一些。
  眼睛很大,长得也很漂亮,重要的是胸部更有料,很是饱满,可以想象出她身材相当的火爆。
  “美女,我没打错车?”
  云剑晨拿出手机,给她看了一眼,一脸错愕道。
  “你没打错,她是我朋友,临时有事去忙了,我帮她跑趟车。”
  上官千雪看了下他手机上所显示的专车资料,语气很是冰冷。
  还真是冷艳的女神,云剑晨在心中嘀咕了下。
  她如此惊艳出众,副驾驶上坐的那个美女,同样也是难得一见的大美女。
  “上车不?”
  见他迟迟没上车,上官千雪声音更冷了。
  “马上。”
  云剑晨微笑应了下,就钻进了车子。
  不就是两个大美女,即使她们想玩什么花样,他个大男人难道还怕了她们?
  车开了,路线也是他比较熟悉的,通往公司的城市道路,云剑晨心中那抹警惕也就散了,心情也就愉快了起来。
  殷盼盼转头又看了眼上官千雪,面带微笑地说道:“千雪,你这运气真不错啊,首次给男人当回司机,却遇到个颜值还算不错的。”
  “盼盼,还不是你闹的。”
  上官千雪有些埋怨瞪了她一眼,殷盼盼笑呵呵道:“愿赌服输,话说你也不亏啊,载了个清秀男生。”
  “帅哥,你说是不?”
  殷盼盼回头看向了云剑晨,云剑晨微笑道:“其实你们两个长得很漂亮,可惜我有女朋友了,不然你们会有机会的。”
  上官千雪手禁不住抖了下,险些都握不稳方向盘了,车子也稍微晃动了下。
  这该多自恋的人,才能说出这番话。
  此时,在她心目中已经给了云剑晨差评。
  殷盼盼也颇为愕然,说道:“帅哥,谁给你的自信?”
  “你,我,她!”
  云剑晨简洁回应,还用目光瞟了下她们,心中充满了得意。
  想调戏我,小妞,你还嫩着呢。
  “瞎说,我们什么时候给你自信了?”
  殷盼盼对他相当无语了,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云剑晨一本正经地说道:“你刚刚叫我什么来着?”
  “帅哥!”
  “这就对了,你都叫我帅哥了,说明你看上我了。”
  云剑晨饶有兴致说了起来,殷盼盼忍不住抓起身前的纸盒,朝他砸了过去,生气道:“谁看上你了,自恋狂!”
  “我真没自恋。”
  云剑晨无奈摊了摊手,殷盼盼恶狠狠瞪了他一眼,看着面色冷然的上官千雪,计上心头,说道:“你要是能追到千雪,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真的假的?”
  云剑晨反问道。
  小子,就你这样,千雪怎么会看得上你,殷盼盼在心中腹诽着,信誓旦旦地说道:“真的,随便你怎么样,都行。”
  “那你当我三老婆就好了,我女朋友最大,千雪第二,你第三……”
  云剑晨一脸正经说着,猛然,车子骤停。
  巨大惯性迫使他整个人向前猛甩,云剑晨双手抓住了前排座椅,即使这样,也吓了他一跳。
  “下车!”
  上官千雪冷冰冰说道。
  “美女,你咋搞的?”
  云剑晨有些生气道。
  “下车,我不做你生意了。”
  上官千雪态度很是坚决,被个陌生男子说两句也就算了。
  谁料到对方越说越过分,而且还让她小老婆之类的,她身为瑞信集团总裁,如何受得了。
  “千雪,别较真,你看看我,现在都不生气了。”
  殷盼盼微微一笑,说道:“我是让你体验一把平凡人生活,你可别把自己气得五雷轰顶了,你不觉得他有意思么?”
  “在公司,你是公司总裁,谁敢正眼看你几下,在我们圈子里,你是出了名冷艳,又有谁敢在你面前如此胆大妄为,就让他说几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